好屌色综合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強姦巨乳新移民-曉君

強姦巨乳新移民-曉君
发布时间:2019-09-03 04:37:35   浏览次数:958

「救命啊……不……不要過來……走開」曉君跌坐在地上不斷向後爬。



「哈哈,叫吧!就算你叫破喉嚨也沒有人救到你。」陳永懿一步步走上前猶如看著獵物的樣子在笑著。



一小時前。



永懿無聊在街上倚靠著欄杆抽煙,目光不斷在哪些穿著十分清涼的辣妹身上掃視,口中自言自語的評頭品足著。



但突然肩頭被人拍了一下於是他回頭一看,立即被眼前的一幕深深的吸引著。



一位貌美的女孩身穿一條上身沒有領位和袖口,只靠胸前一對巨乳承托著的黑色連身裙,露出前面銷魂性感的鎖骨和後面羊脂白玉般的後背。



而在腰部位置綁了一個蝴蝶結把她的腰肢束得緊緊的,而內裡的裙子只到她的大腿處包著她哪渾圓肥大的臀部。而外層則是黑色的薄紗垂掛著,行走時如楊柳飄飄若隱若現十分誘人。



她用半鹹不淡的粵語向他問路,然後永懿得知她目的地時便熱情的自動請纓帶她去,但永懿卻已在心裡醞釀著一個邪惡的計劃。



在路途中永懿得知這女孩叫曉君,剛透過投資移民來港約一個月,但人生路不熟所以經常迷路這次她要到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探望親戚,但卻找了很久也未到達,於是她便找到永懿問路。





永懿訛稱有條捷徑可以快速到達,然後便把她帶到郊外一間荒廢的工廠裡,曉君覺得有點不對勁於是便想逃離,但卻為時已晚被永懿推倒在地。



這個地方是永懿平時跟朋友打野戰的地方,所以他知道內裡的架構和各個出口,而且他們還拾獲一些梳化,桌子和椅子,床墊哪些東西,野戰後可以在這稍作休息。(野戰:就是野外射擊戰)



「哈哈,你個淫蕩大陸妹穿得哪麼暴露不是在引人犯罪嗎?」永懿冷笑著說。



「你……你想幹嘛啊?」曉君不安的問?



「嘿嘿,幹嘛?我當然要干你啦!就是要操你的逼啊!」永懿大笑說。



「不……不要……救命啊!……救命啊!」曉君站起邊走邊大叫著。



「哼,你以為跑得了嗎?」永懿迅速跑上前說。



一手從後扯著她波浪長的曲發一手用力扯下她的連身裙說「嘿嘿,想跑去哪啊?」



「啊……好痛……放開我」曉君突然轉身用力一腳踩在永懿腳背上。



「啊……你……你個賤人。」永懿吃痛的說。



他撲上前捉著她一隻手用力一拉把她轉向自己,雙眼目光落在她胸前一對巨乳,兩塊透明的乳貼緊緊的貼在乳頭上。



「哈哈,真是個淫婦連奶罩也不穿。」他調笑說。



永懿雙手抓著她臀部把她抱起來,隔著乳貼輕咬她的乳頭。



「滾開,別碰我。」曉君雙手在永懿的臉上爪動著。



「啊!賤人你找死。」永懿閉起雙眼怒說然後把她放在地上單手握拳怏速一拳打在她腹部上。



「啊……」曉君昏倒前只看見永懿面露猙獰的笑容。



一條佈滿了齒輪和繩索的橫樑下曉君被吊起綁著雙手繩索再連接而下綁緊她胸部,一對巨乳被兩條木條夾在其中顯得非常澎湃凸出,而雙腿就M字型的緊緊綁著而在小腿的關節位亦有一條木條綁著。(大家猜關節這根木條有什麼作用?)



永懿已把她身下的黑色薄紗扯掉露出了內裡的黑色短裙,但因她張開雙腿的原故導致短裙向上移令到她黑色格子的透視丁字褲暴露無遺。



「嘿嘿,真是豐乳肥腎啊!」他撫摸著曉君一對巨乳說。



「暈了哪麼久還不醒真令人苦惱啊!」他掏出了發腫的大肉棒隔著丁字褲在曉君下體摩擦著。



「嘿嘿,唯有用我的方法叫醒她吧!」他淫笑著說。



永懿扯開她胸部上的乳貼露出了兩點陷了進去的乳頭,雙手抓著兩團肉球不斷擠壓和舔弄著直至它們受刺激而硬起。



「嗯……嗯……」曉君輕吟著。



雙手伸下抱著她飽滿而肥大的兩片臀肉搓揉著,舌頭在她柔嫩白皙的脖頸上來回滑動,下身的大肉棒隔著丁字褲頂入她淫穴一小部分。



「嗯……別碰我……滾開……混蛋。」曉君睜開星目怒斥說。





「呵呵,性格夠辣啊!征服起來才有滿足感呢!」他微笑說。



「你放……嗯……」



曉君說了兩個字就被永懿火熱的嘴唇吻住了,他雙手像搓麵粉似的打著圈在揉她一對巨乳,下身陷進去的大肉棒不斷扭動著,最後他舌頭如長蛇鑽進曉君口中吸吮著香津。



「嘶……啊……」永懿舔唇叫著。



「呸……呸……噁心死了混蛋。」曉君吐著口水說。



「嘿嘿,我最喜歡調教你這種烈馬了,到時我要你被我騎在身下婉轉承歡。」



永誌兩指彎曲撥開她丁字褲快速插入她陰道,但沒有淫水的滋潤所以他感到內裡有點乾涸導致手指艱難的前進著。



「啊……別……住手……混蛋住手。」曉君下身不斷掙紮扭動。



「好啊!我放開你。」永懿拔出手指蹲下來看著她陰部說。



「嘿嘿,都算紅潤不會太黑,看來你應該不是經常被人操穴。」永懿扯斷丁字褲用力分開她陰唇說。



「啊……放開……放開我……你這個混蛋。」曉君中門大開露出了陰阜上齊整的一束陰毛。



「嘿嘿,修剪得很整齊也很乾淨。」



永懿在她粉紅的嫩肉上快速舔滑著,舌頭如長槍似的不斷鑽入她陰道內,時而用力的吸吮時而輕咬她頂端的陰蒂把她舔得不斷顫抖著。



「啊……嗯……混……混蛋……別……別舔。」曉君呻吟著。



叭嘖……叭嘖的吸舔聲不斷傳出。



曉君陰部流出大量的淫液看上去十分濕潤,永懿停止舔弄兩指再次彎曲迅速一插到底。



「啊……拿開……拿開你的髒手。」曉君憤怒說。



「哈哈,就用我這只髒手把你玩到潮吹吧!」



永懿兩指快速的抽插著另一手兩指亦在她凸出的陰蒂上快速摩擦和震動著。



「混……混蛋……停……停手啊!」曉君顫抖著說。



「哈哈,你求我就停,求我吧!」



「啊……啊……混蛋……停……停手」



永懿繼續抽插和摩擦著而且速度愈來愈快,不斷有淫水從她陰道中流出而且愈來愈多,他知道曉君就來高潮了於是趴在陰部上含著她陰蒂舌頭快速上下舔弄,最後兩指加大力度狠狠的一插到底然後把她陰部高高的抱起。



「啊……啊……唔……唔巧啊……唔巧啊……啊……」曉君用不標準的粵語說著。



曉君陰部不斷顫抖著,一股股晶瑩剔透的淫水像噴水似的從她淫穴中噴出倒流回她胸部上。



「嘿嘿,大陸妹不只是做小三利害連高潮也令人景仰。」永懿放下她說。



「你……你卑鄙無恥。」曉君瞪著他怒吼說。



「哈,還有更卑鄙無恥的。!」永懿冷笑說。



永懿把大肉棒頂在她嘴唇說「大陸妹張開口幫我吹。」



曉君雙眼憤怒嘴角緊緊的閉合一副你做夢的表情看著永懿。



「嘿嘿,給你機會不珍惜,唯有給你一點顏色。他微笑說。



永懿伸手去曉君後面抓著其中一條繩子向左用力扯。



「啊……你……你想怎樣……混蛋。」曉君身體慢慢向左傾直至整個人倒吊而下。



「嘿嘿,我想怎樣?我要你像蜘蛛俠一樣倒吊著。



「你……放開我……放開……嗯」



永懿抓著她變成W型的腿趴在她陰部上舔動著,下身的肉棒插入她口中幹著濕潤的感覺令到他倍感舒爽。



「嘿嘿,好好幫我吹蕭否則我就一直把你倒吊著令你大腦充血而死。」



「嗯……嗯……」



「啊……白癡……牙齒別咬到啊!」



「哦……連蛋蛋也要舔啊!」



「嘶……對……舌頭要在龜頭上打圈舔動。」



永懿一邊教授一邊在她淡紅濕潤的陰道上舔動,舌頭也如長槍似的不斷刺進她屁眼中探索著。



他伸手去後拉動右邊的繩索直至她倒轉回來,曉君面部通紅口水從她微開的小嘴中流出,一對巨乳不停起伏雙目怒視著永懿。



「嘿嘿,怎樣啊!是不是再想玩多一次?他笑著說。



「你……你……」曉君氣得整身發抖。



「我……我……現在就要操爛你的逼巨乳大陸妹。」永懿模仿她笑說。



雙手抓著她胸前大肉球下身肉棒在陰道外上下摩擦說「嘿嘿,我要操你的穴了。」



「不……不要……求你不要……啊」



「啊……好緊好窄啊。」永懿停下來感受著說。



「啊……好……好痛……停……停手啊!」曉君失聲痛哭地說。



「痛個屁啊!你又不是處女」永懿大肉棒如長槍不斷刺開她肉壁挺進。



「嗚……嗚……我……我還是處女……只是體育課的時候不小心弄破了處女膜而已。」



「操你的,敢撒謊我要懲罰你。」



永懿雙手抓著她巨乳上的兩條木條末端用力的捏著,曉君一雙巨乳被不斷地擠壓出來。



「啊……好痛……停……停手。」曉君吃痛地說。



永懿沒有理會雙手向前拉扯兩條木條把兩個乳房拉得像導彈似的,而下身大肉棒前後狠狠的抽擠著把她小穴幹到淫水四濺。



「啊……混……混蛋……好痛……停手」曉君邊罵邊說。



「哼,不知死活。」他冷著臉說。



永懿雙手抓著兩條木條末端,然後順時針的用力扭動把曉君一雙巨乳扭得嚴重移位。



「啊……好……好痛……停手……停手啊!」曉君面露痛苦求饒說。



「哈哈,求我吧!」永懿沒有理會雙手時而順時針時而逆時針的不斷扭動著。



「嗯……嗯……嗯……」曉君聽到後嘴巴反而死死的閉合著,雙眼倔強的瞪著永懿。



「呵呵,蠻有性格的。」



永懿雙手抓緊木條下身大肉棒用力向前一頂雙手同時向前一推,曉君立即像蕩千秋似的向後蕩去。



噗嗤……



「啊……」曉君大叫著。



身下的大肉棒準確無誤地「噗嗤」一聲狠狠地再次一插到底進入她緊窄的嫩穴中。



「哈哈,怎樣啊!大陸妹好玩嗎?」永懿大肉棒在她嫩穴中左右扭動著。



「你……混蛋……無恥。」曉君怒罵說。



「嘿嘿,這只是剛開始而已。」



永懿繼續來回的把曉君推後再狠狠插入來回數十次,直到她雙眼迷離陰部紅腫他才停止。



「嘿嘿,不玩了哥哥的大肉棒好難受呢!」



站到她身後雙手抓著她一對巨乳,靠在她脖頸裡吸著幽香,肉棒不禁腫大數分淫笑著說「大陸妹知不知什麼叫肛交啊?」



「不……我不知道……放開我。」



「嘿嘿,不知道沒關係讓我等一會教你。」



雙手不斷搓揉她巨乳上的乳頭,而下身的肉棒亦快速的抽插著,令到本來紅腫的淫穴更勝一籌 .



「啊……啊……混蛋……不要……停手」曉君上身不斷掙紮著。



「看你現在多麼的淫賤。」永懿抱著她對著側面的一塊鏡子說。



「我才不是。」曉君吼叫說。



「嘿嘿,不是就把你變成是。」永懿笑著說。



肉棒不斷快速的抽插著發出「啪啪」的撞臀聲,而曉君的嫩穴也慢慢磨擦出白色的泡沫。



「哈哈,爽嗎大陸妹?我在操你的逼啊?」永懿大笑著。



「你……無恥……不得好死。」曉君怒斥說。



「哈哈,我要把你操到欲仙欲死」永懿睡在她身下鋪著的床墊說。



拉動著繩索把她吊到差不多接近床墊,然後扶著她兩片肥臀腰部發力向上一頂。



「啊……」



「嘿嘿,人肉巨乳陀螺要開始了。」永懿詭異的笑著。



永懿雙手抓緊她小腿的木條,腰部發力不斷向上抽插,然後雙手用力向左一轉,曉君立即像陀螺似的轉動著,但肉棒依舊在她淫穴中抽插。



「啊……別……別轉」



「嘿嘿,不轉怎叫巨乳陀螺?」



永懿雙手不斷撥動著木條,下身大肉棒快速不斷向上頂猶如一支探鑽似的深入讚探。



「啊……別……別轉……暈……好暈。」曉君咬字不清的說著。



永懿沒有理會繼續撥動著,綁著曉君的繩索也不停打著結子形狀就彷如辮子似的。



「嘿嘿,終於可以休息了。」永懿微喘說。



永懿放下雙手肉棒仍插在曉君的淫穴中,但因繩索的回轉力令到曉君向左慢慢地轉,就像發條扭到盡它自己會向另一個方向轉似的。



「嘿嘿,爽嗎?淫賤大陸妹。」



「不……不爽……混蛋……快放開我。」



「嘿嘿,當然不爽因為我沒操你呢!」



永懿已忍了很久有種火山爆發的衝動,於是他下身肉棒每下也狠狠的深插到底,曉君被他操到得淫水倒流在永懿腹部。



「啊……大陸妹……我要……要……射進你……子宮內……啊……啊……」



「不……不要……混蛋……不要……射進裡面……」



啪啪……啪啪的聲音不斷傳出。



「啊……嘶……我要射了……啊……」



「不……要」



永懿托著曉君臀部肉棒一邊射精一邊繼續抽插著,最後他拔出肉棒一股深白色的精液滾滾流出。



「嘿嘿,爽不爽啊大陸妹?」永懿站在曉君面前問?



「你……我會報警不會放過你的。」曉君憤怒的說。



「哈哈,我……我好怕哦!如果我把你先姦後殺你猜會有人知道嗎?」永懿冷笑著說。



「你……你……」曉君驚嚇得結巴。



「哈哈,害怕了嗎?」永懿走上前雙腳微開說。



「我……我……才不怕」曉君弱弱的說。



永懿雙手交叉拉著她巨乳上的一對粉紅乳頭,然後把沾有精液的肉棒插入她雙乳中抽插著說「嘿嘿,怎麼捨得殺你我還沒有玩夠呢!」



「你……你這個魔鬼。」曉君顫抖著說。



「哈哈,陸續有來呢!淫賤大陸妹。」



強姦巨乳新移民-曉君下



「嘿嘿,你的嫩逼很好操!不知道屁眼是不是也一樣呢?」永懿貼近她耳邊說。



「你……你不得好死……你這個混蛋。」曉君大吼地罵。



「哈哈,我只知道要把我幹到欲仙欲死。」永懿兩指插入她淫穴摳著說。



永懿用沾有精液的手指在她屁眼上打圈說「嘿嘿,讓我來試探一下你的深淺吧!」



中指慢慢擠開她緊窄的屁眼然後不斷的震動著,最後整根中指深深的鑽探入內攪動。



「爽不爽啊?淫婦。」永懿中指快速抽插著。



「嗯……住……住手……混蛋。」曉君顫抖說。



「哈哈,住個屁,你個淫婦!」



永懿拇指也插入她嫩穴中,兩指彎曲像倒轉的C字型雙管齊下的快速抽插著。



「嗯……嗯……停……停手」曉君喘氣說。



「嘿嘿,是時候讓你嘗試一下刺激的玩具了。」



永懿去角落拿出了數件奇怪的東西放在地上,其中包括一支長八寸寬一寸半的針筒來到曉君面前說「知道我想幹嘛嗎?呵呵。」



「你……你想怎樣啊?」曉君驚恐地問。



「哈哈,我想給你浣腸排毒啊!」





「不……我不要……放開我,你這個惡魔。」



「不要也要,等一下我會讓你爽死的,哈哈。



永懿拿了一桶清水過來,把針筒插入清水裡抽滿,然後再次把她倒吊成蜘蛛俠的樣子。



「嘿嘿,我來幫你排毒了」



「啊……不要……我不要……走開……你這個混蛋……禽獸……」



「哈哈,叫吧!叫吧!你愈叫我愈性奮。」



永懿舉著長一尺半多的針筒插入曉君哪嫩紅的屁眼中,然後慢慢地把清水擠入。



「啊……停手……混蛋……不……不要……」曉君顫抖地說。



「嘿嘿,這只是剛開始而已。」



「住……住手……嗯……嗯嗯……」



永懿大肉棒插入她口中,手中用力向下一壓,清水立即全部擠入她直腸中,然後再抽滿一根快速把水再擠入,頓時曉君的小腹微脹起來。



「嘿嘿,感覺怎樣啊?爽不爽呢?」永懿手指在她溢水的屁眼上打著圈問?



「你……你……混蛋……去……去死……」曉君面色紅潤說。



「嘿嘿,看來還不夠,我要把你調教成一個乖巧的性奴。」



「呸……你別癡心妄想了。」



「呵呵,是嗎?我等一下要看看你的嘴是不是跟你的乳頭一樣硬」永懿雙手垂下拉起她乳頭把玩。



「放手……不要臉的禽獸。」



「不給點顏色你瞧你不會怕的」



永懿蹲在地上拿起一件東西對著曉君邪笑說「大陸妹,知道這是用來幹麻的?」



曉君恐懼的看著他手上拿著一枝像機關槍的物件,槍身上有數粒按鈕,而槍頭上卻裝著一支佈滿了凹凸膠粒的假陽具,她結巴地問「你……你想……幹什麼?」



「哈哈,你說呢?」



永懿按下其中一粒按鈕,哪支假陽具立即發出了「吱吱,吱吱」的聲音,而且不斷上下的活動著。



「嘿嘿,要開始了」永懿把她倒轉回來。



「不……不要……」



永懿快速把假陽具插入她嫩穴中,然後慢慢的擠壓入去,當進入一半時曉君已失聲的大叫起來。





「啊……」



「啊……不要……求你停手……啊……」



永懿聽到後沒停手反而按在另一粒按鈕上,假陽具立即發出「吱吱吱吱」的聲音加快抽插著,把曉君的淫穴插到淫水直流,而屁眼裡的水激射而下。



「哈哈,爽不爽淫婦?」



「啊……啊……求你……求你……啊……」



「求我再給你爽點對不對?」



「不……求你……求……啊……啊……」



永懿直接把抽插調到最大,只見到假陽具高速的活動著,把曉君的淫穴插到不斷的一合一閉著。



「啊……求你……啊……啊……」



永懿看到她淫穴和屁眼不斷有水噴出,他知道曉君就來高潮了,於是他一手拿著假陽具一手在她陰蒂上快速撫摸著。



「啊……唔巧啊……唔巧……啊……求……求你……停嫂……啊……」曉君用半鹹不談的粵語求饒。



曉君下身不斷扭動著,面紅耳赤口水沿著嘴角流到她飽滿的巨乳中,雙眼迷離不斷喘著氣,最後陰部抽搐著,一道晶瑩剔透的液體從她張開的淫穴中噴射而出,而屁眼也噴出大量黃色的糞便和液體到地上。



「哈哈,爽到高潮和失禁哦。」永懿調笑著說。



「你……你……」曉君抬頭喘著氣說。



「你是不是再想試多一次剛剛的經歷?」永懿微笑說。



曉君聽到後面色蒼白,眼神飄忽的避開永懿的視線,剛才哪種折磨真令人不寒而慄,所以她很明智選擇了沈默。



永懿看到她害怕的表情嘴角微翹說「我會把你放下來,但如果你不聽話就後果自負,呵呵。」



曉君看到他哪惡魔的笑容不禁嚇得花容失色地點頭。



「哈哈,這就乖了」



永懿解開她被吊在齒輪上的繩子,然後把她抱去床墊上趴著,然後再拆下腳上的小木條,一條紅腫的瘀青在關節位上出現。



「由現在開始你要叫我做主人,聽到嗎?」永懿跪在她面上大肉棒矗立著說。



「我……我才不叫。」曉君聽到要叫他主人有種屈辱的感覺,於是她抬頭倔強地說。



「呵呵,很好,果然讓未夠呢」



永懿去到她身後上身微傾而下一手把她的頭按在床墊上,一手高舉落下扇向她渾圓的臀部上。



啪啪……啪啪……的聲音不斷響起。



「啊……好痛……停……停手。」



「叫不叫?」永懿再狠狠的一掌扇下,這種教訓她的姿勢彷彿在策騎,令到他十分興奮。



「不……我不叫」她仍然倔強地說。



「呵呵,看來要下重手呢!」



永懿拾起剛才拆下的木條,舉起手落狠狠鞭打在她肥大的臀部上。



「啊……」



「叫不叫?」永懿再一鞭落下。



「啊……不……不要」曉居顫抖地說。



「再問你一次,叫不叫?」他把木條移向她兩股之間冷冷地問?



曉君感到屁股上的嫩穴和屁眼上傳上的刺痛感,終於不甘心的喊「主……主人。」



「哈哈,大聲點」永懿用力扇了她臀部一掌說。



「啊……主人。」曉君大聲地喊。



「哈哈,乖啊。」主人獎勵你一件玩具。



永懿拿出一根狐狸尾巴似的東西出來,這尾巴潔白如雪,上面有三粒細小的按鈕,在末端連接著一條繩子,而繩子綁著一顆洩了氣的膠球,而膠球內中心位置有個微型的振動器。



「嘿嘿,賤奴,你喜不喜歡主人給你的獎勵呢?」永懿拿著尾巴在她嫩穴和屁眼上掃來掃去。



「主……主人……不……不要……好癢哦。」曉君扭動著肥臀說。



「哈哈,讓主人教你怎樣玩吧!」



永懿把她平放然後分開她雙腿,在尾巴按了其中二粒按鈕,然後哪膠球便慢慢地脹大了和震動著,最後他用力的一擠整個膠球便滑入她屁眼裡,雪白的尾巴露在外面搖晃著,看上去就像她真的有條狐狸尾巴似的。



「啊……痛……不……主人……不要。」曉君聲音媚惑的叫著。



「哈哈,你個騷狐狸,等一會一定要把我幹死,現在好好的服侍我吧!」



永懿上前跪在她脖頸側挺著猙獰的肉棒說「賤奴,幫我吹。」



「主……嗯……嗯嗯……」



永懿趁她想開口說話時就把肉棒塞進她口中,然後腰部微動幹著她的小咀。



嗯……嗯……噗嘖……噗嘖……的聲音不斷髮出。



「啊……好爽……賤奴做得好……繼續不要停。」



「哦……兩顆蛋蛋要含在口中舔哦。」



「嘶……好舒服……賤奴還要」毒龍鑽「哦」永懿對著她說。



曉君目光疑惑的看著他詢問什麼是「毒龍鑽」。



「就是要你用舌頭舔我屁眼啊!」永懿整個臀部跪在曉君臉上說「賤奴,還不快點給我舔。」



曉君眼瞬深處閃過一絲掙紮和厭惡的光芒,為了能逃出生天最後也不甘的伸出舌頭輕輕的舔著。



「嘶……啊……舌頭要滑動快一點…… .還要用舌尖鑽探進去。」



「對對,就是這樣,果然有做性奴的潛質啊!」



曉君的小香舌不斷快速的舔滑著,永懿屁股也配合她不斷的前後活動著,屁眼上傳來的快感令到大肉棒高高的挺起,龜頭上慢慢流出了白色的透明液體。



永懿退到她雙腿前扯動著狐狸尾巴,兩指插入她淫穴中抽插著說「嘿嘿,是時候幫你菊花開苞了。」



「嗯……嗯……主……主人……不要。」曉君扭動著屁股說。



他用力一扯,沾滿液體的膠球便被拉出。



「啊……」



永懿扶著巨大的肉棒碩大的龜頭慢慢地插入她溫暖緊嫩的屁眼裡,頓時感到了一條狹小的肉道不的的擠壓和吸吮著肉棒,哪種感覺比插陰道還要舒爽,難怪這麼多人不怕骯髒也要嘗試一下這種異樣的滋味呢!



「啊……好痛……主……主人……求你停手……」



「嘿嘿,叫吧!叫吧!我最喜歡聽。」



永懿腰部用前一頂,整根大肉棒就像長槍似的破開肉壁的阻礙直插到底,然後扶著她的腰部,不斷狠狠的深插到底。



「啊……啊……主……主人……好痛……求你……求你輕力一點。」



「哈哈,我說過要把你這個賤奴幹到欲先欲死的。」



「啊……嗯……主……主人……不……不要。」



永懿解開她雙手的繩子讓她蹲著,他平躺下然後扶著她兩片肉臀,腰部繼續發力的向上抽插。



「啊……啊……嗯……」



「哈哈,你個賤奴剛剛反抗,現在一副享受的樣子,真是淫蕩啊!」



永懿腰部狠狠向上一頂說「我問你是不是一個淫賤的女奴,答我。」



「啊……是……是……我是一個淫賤的女奴。」



「哈哈,求我……求主人我幹你。」他停下來說。



曉君眼中閃過一絲寒芒,但嘴上卻說「求……求主人……狠狠的幹我這個女奴。」



「哈哈,我就干死你這個賤奴。」



向上抓住兩個大肉球,嫩肉從手指隙中擠了出來,兩手狠狠的搓揉把它們變成各種不同的形狀,最後捏著兩粒乳頭搓揉。



「啊……主……主人……痛……不要。」



「住口,賤奴。」



永懿腰部向上用力一頂,然後拔出來再狠狠的一插到底進入她哪濕潤的淫穴中,然後拉著她雙手把她壓向自己臉部。



嘖嘖……嘖嘖嘖……的聲音不斷傳出,永懿口中含著曉君一顆乳頭在吸吮著,一手暴力的搓揉巨乳,另一手伸前手指彎曲插入她屁眼裡摳著,大肉棒快速的出出入入把她嫩穴插的白泡直流。



「啊……啊……主人……主人……賤奴就死了……給我……大力點……還要……我還要……」曉君淫蕩的叫著,但眼中卻閃過仇恨的目光。



「哈哈,賤奴,我就如你所願,我要把所有精液射進你淫穴中,讓你一生一世身體裡也有我的精華。」



「啊……不……不要……賤奴今天是危機期……求……主……主人……不……不要……射進來。」



「啊……啊……就來……就來射了。」



「不……主人……求你不要。」



曉君嫩穴紅腫,深白色的泡沫不斷從她一張一合的淫穴中流出,永懿腰部如裝了摩打似的快速向上抽插,到最後他狠狠的捉緊她腰部用力向上一頂到底。



「啊……不要。」



永懿面色紅潤氣喘如牛,大肉棒不斷顫抖著,一股股暖流從深處射出。



曉君也喘著氣身體癱軟在他身上,一對巨乳壓在永懿身上,嘴角有晶瑩的口水掛著。



「呼……爽不爽啊?賤奴。」永懿懶懶的問?



「嗯……賤奴好爽啊!」她語氣平談的說。



「嘿嘿,想不想再讓主人插多一次?」



「嗯……我想……我想殺死你,混蛋去死吧。」曉君充滿恨意冷冷地吼叫。



然後永懿看到她高舉著之前綁在她雙腿上的木條,眼中閃爍兇狠的光芒刺向他脖頸上。



哢……的一聲響起,木條應聲而斷。



永懿在千鈞一髮間及時避開了,否則必定被她刺死,雖則避開了但也被木條割破了脖子,一道鮮紅的血液流在床墊上。



啪……永懿反手賞了她一記耳光說「你這是找死,我要把你淩虐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然後用力推開她,再次上前把她雙手綁起,一手扯著她的頭髮把她拖去另一間房間。



「啊……好痛……主人……求你放過我……賤奴知錯了……求你……放過賤奴……主人………



「你以為我還會信你嗎?」



永懿把她雙腳綁在一根鐵柱上,然後再用繩纏繞在她頸部,再用力扯下把末端綁在鐵柱底部,曉君的姿勢就像一隻狗似的跪在地上雙手被綁著,屁股高高的翹起。



「主……主人……賤奴真的知錯了……只要放過賤奴……賤奴什麼也願意幹的。」



啪……啪……啪……啪,永懿當曉君的肥臀是乒乓球似的不斷正反手抽打著。



「啊……啊……主……主人輕力點。」



「哼,不給你一個難以磨滅的教訓是不行的。」永懿看著她冷冷地說。



說完後他便拿出一把寒光閃閃的短刀,走向角落裡拾起兩條正方形的長鐵條,然後放在地上在頂端用力刻畫著。



然後走到曉君身後大肉棒對著屁眼暴力的一插到底說「好好的服侍我。」



「嗯,只要主人不懲罰賤奴就好了。」



曉君不安地說著,完全沒有留意永懿在她身後的動作。



永懿嘴角翹起輕聲地說「差不多了。



曉君聽到後驚恐的問「主……主人……什麼差不多了?」



永懿快速的抽插著,然後冷冷的說「就是給你的教訓。」



曉君聽後回頭一望,只看見他兩手各握著正方形的長鐵條,而末端卻被燒紅了,她立即驚呼地叫。



「不……要」



「哼,晚了。」



「啊……」



一聲慘叫從曉君口中傳出,同時他感到曉君屁眼愈收愈緊彷彿想把他大肉棒壓扁似的,於是他抬手再把另一鐵條印在她臀部上。



「啊……」氣若遊絲的一聲慢慢迴蕩著。



……



黑暗密室裡一名年輕男子坐在椅子上,一手抽著菸一手拿著皮鞭,在他兩腿間一名雙目無神的女子正在吞吐著大肉棒。



女子脖頸上帶著一個有尖銳錐體的頸環,在胸部上有兩個細小的振動器貼著,而嫩穴和屁眼各插著一支電動陽具,最後多條縱橫交錯的瘀青佈滿了她整個背部。



微風吹過,木門發出哢哢的聲音然後慢慢地閉合。



臨閉合前,可以看到少女肥大的臀部上有兩個清晰的字體。



永懿